山东11选5开奖结果_利率市场化:艰难的最后一公里 大象转身寸步亦是壮举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原标题:利率市场化:“艰难”的最后一公里

来源: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马梅若

“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出现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后,市场再度聚焦融资症结背后的制度性改革问题。

对于利率市场化改革方向,大家皆有共识。而在具体实践中,改革的时机、路径和方法却值得探讨。实际上,从1996年放开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到2013年7月放开全面贷款利率管制,到不断放开存款利率浮动区间,利率市场化进程一直在稳步推进,20多年的渐进市场化之路已经到了至关重要的“最后一公里”。不过,曙光在前并不意味着可以顺其自然,改革的“最后一公里”通常也是问题最为复杂、利益冲突显现、风险问题交织的“深水区”。而这种稳妥有序的背后,是复杂的外部、内部环境中多重风险因素交织,是多重政策目标的平衡之困。

特别是眼下正是金融急需为实体经济输血的紧要关头,如何看待当前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意义?如何认识其中的风险?又可以从哪些方面寻求突破?

大象转身寸步亦是壮举

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必要性在不断显现。

对于当前利率市场化进程,各界普遍认为,尽管利率市场化取得了长足进展,但双轨并行仍然客观存在,且分化差距有扩大的趋势。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货币市场利率与存贷款基准利率偏离扩大不利于货币政策运用利率手段向市场传递清晰的政策信号,影响利率作为货币政策调控工具的政策效果。而利率并轨则可扭转上述困境,对于打破中小微企业的融资瓶颈,助力中国经济守住增长底线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稳妥推进并轨有助于巩固2018年金融监管改革的成果,增强金融系统对实体经济的正向支持。实际上,如果利率并轨“正门”长期不能打开,商业银行往往以金融创新为名,从“偏门”绕过基准利率。而这一过程将再次拉长资金链条、滋生金融乱象,导致防范重大风险攻坚战难以有力推进。

而监管层对此的态度也很清晰。早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央行行长易纲就表示,中国正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目前中国仍存在一些利率“双轨制”,一是在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二是货币市场利率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我们已放开了存贷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可根据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据商业银行自身情况来决定真正的存贷款利率。其实我们的最佳策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市场改革。随后,2018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指出,目前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两轨”并存,并提出要继续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推动利率“两轨”逐步合“一轨”。

由此可见,监管层对利率并轨的态度一直十分明确。当前,央行把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明确纳入2019年工作目标,其表述也从“逐步”到稳妥推进,正是对此前思路的强调与延续。

但这一问题并非“改革”那么简单。从当前环境来看,中国正在逐渐向全世界开放金融市场。而利率市场化,将进一步推动中国的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等资产将与海外资产同台竞技,这一过程可能面临的市场冲击以及国内金融机构是否做好足够的准备、人民币资产是否具有强劲的竞争优势,都让问题更加复杂。

而内部环境亦可谓多重挑战交织。特别是在宏观经济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大背景下,市场主体将会对政策变化如何反馈,也需要有充分的预判和预案。

既要与又要:两难多难政策目标的平衡之困

实际上,利率市场化改革居于多项政策改革的核心地位,同时这也意味着其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影响。这种难题,是多项政策目标平衡的困难。实际上,长期以来这种单一政策变化影响全局的问题一直存在。3月10日,央行行长易纲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引导利率下行、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稳定宏观杠杆率等几个政策目标,大多是两难或者多难的局面。在两难多难中寻求平衡,才是改革之难的根本。

对于利率市场化而言,也是如此。一方面是实体经济,特别是民企、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已久,疏通利率传导机制、推动利率下行呼声高涨;另一方面则是放开利率浮动区间可能带来的上浮风险——特别是在宏观经济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大背景下,金融机构求稳避险心态之下,对于本身风险偏高的民企、小微能否给予足够的支持或是一个未知数。

上一篇: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_董明珠:国企改革应该是市场化推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